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61120190004
 
非遗文化 龙首文苑 国画周刊 书法艺术 文博收藏 文旅美食 新教育 悦读空间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阅读 > 文学天地 >

杨军 : 电视故事《银行佳丽》

来源:杨军 : 电视故事《银行佳丽》 作者: 时间:2020-10-18

杨军,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协理事,中国现代诗歌学会会员,陕西省编剧协会理事,陕西省电影家协会会员,陕西金融作协主席,陕西省百优人才。

2.jpg

三位美丽漂亮的女大学生余韵、郑好和子慧一同考进了某银行,经过一年多的集中培训和电话银行服务后,这天,她们一起来到市分行营业部报到。

办公室主任李琳梓是一位大龄剩女,大学生们的到来让她心生嫉妒,余韵她们非常羡慕李主任得体的着装和优雅的气质,然而,忙得焦头烂额的李琳梓对她们却很不友好。副行长去市里开会,总行领导中午飞机到达要宣布新任命行长;楼下一群不知情的讨薪农民工围堵起来,要求行长亲自出面,一位八十多岁患间歇性精神病的大学退休老师高老太太,缠着李琳梓大哭大闹,说在营业室保管箱里存的东西被人偷了,无论李琳梓怎么解释都不顶用。高老太太一眼看到子慧,误当成她的女儿,一瞬间似乎清醒了,李琳梓顺水推舟,高老太太很听子慧的话,为了不影响“女儿”工作,竟然高兴地回去了。李琳梓被一群新闻记者追来,余韵主动出面帮助解围,李琳梓反而斥责余韵出风头,生气地让余韵他们几个刚来报到的去平息场面。无奈之下,他们三人一起商量处理办法,余韵自己先下去应对,她让郑好给当副市长的父亲打电话,子慧去准备50份盒饭和矿泉水。

3.jpg

原来,包工头钱广进由于使用“瘦身钢筋”被法院判决,让银行冻结了账户,造成资金周转不开拖欠农民工工资,他故意煽动不知情的农民工闹事,说银行扣了钱。余韵了解清情况,她讲自己父亲打工被拖欠工资无钱回家过年,后得到政府解决的故事深深地打动了大家。但是,农民工需要的是解决实际问题,余韵被记者们追问,她告诉大家虽然这事情不是银行的问题,但自己一定要管到底,替大家讨回公道,农民工们报以热烈地掌声。关键时刻,郑副市长赶到,他向大家承诺,法院将强制执行,24小时内一定解决。在从机场到市区的车上,收音机里传来记者现场报道,坐在车上的新任行长高超凡,心里对余韵更加喜爱。这三个“冤家”都是他从总行去培训中心锻炼时的最后一期学员,况且他和余韵之间还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余韵、郑好和子慧做梦也没有想到,新来的行长会是她们曾经的教官高超凡。在欢迎新行长大会上,看到和总行领导一起走进来的高超凡,她们几乎同时喊出了声,高超凡象不认识她们一样微笑含首。而办公室主任李琳梓面对帅气的新行长,却象换了个人似的,白晰的脸上泛着少女般的潮红,连说话的声音也变细了。高行长在就职讲话以后,特别对新入行的大学生提出了要求,余韵他们觉得就象在培训中心一样,这位“大叔”又想给她们来个下马威。李琳梓打听到高超凡也是单身男,所以对他特别照顾,认为这是老天为她送来了白马王子,安排好办公室,特意对新行长的宿舍也亲自布置。余韵她们来看望高超凡,高超凡对她们平息民工事件大加赞赏,看到她们亲热劲儿,李琳梓醋意大发,但表面故意装做出很和善的样子。

 高超凡认为营业部公司业务需要加强,应该重点壮大市场营销队伍,想让新来的大学生当客户经理,李琳梓则建议新大学生缺乏工作经验,需要到最基层锻炼。于是,余韵被分配当大堂经理,郑好和子慧在一线当柜员。余韵他们三人来到酒吧,庆贺分配到了新的工作岗位,却发现坐在一角喝闷酒的钱广进,他的房产被法院强制拍卖,归还了农民工工资。子惠给她出主意,让将其余房产做抵押向银行贷款,现在国家支持文化产业发展,可以办一个文化传播公司,鼓励他重振旗鼓,钱广进很感激。

4.jpg

 新的一天开始了,营业大厅里,员工们整齐地站着开晨会,李琳梓向营业室主任拓雪梅介绍新来的大学生,这时郑好急急忙忙跑进来,李琳梓铁青着脸,严厉的批评大学生们不要太骄傲。余韵规范地在大堂引导客户,子慧的舅舅来说子慧舅妈存折遗失,他拿着两人的身份证办理挂失手续。高老太太来到银行打开保险箱,再次大哭大闹说管理员偷了她老伴留下的遗物,无论余韵怎么劝都不听,她要打110报警,并气得哭晕过去,余韵急忙联系将老太太送往医院。

余韵每天下班都去医院照顾老太太,在她的悉心照料下,老太太很快恢复过来,主治医生夏天被她的行为所感动,并喜欢上她。经过一阵忙碌她们基本适应了工作,余韵几次去找高超凡,他刚来要了解情况,拜见地方和企业领导一直没有空,这天好容易有了时间,高超凡专门挤出时间晚上要和几个学生约见,为了显得重视,他让李琳梓提前为他们安排一下。李琳梓觉得,工作以外不能让高行长和年轻女性多接触,尤其是他的几个漂亮女学生,她表面上安排的很认真,快下班时却故意拿出几个新制度规定交给营业室拓主任,临时通知要求组织学习尽快执行。高超凡在饭店等了好长时间不见一个人来,他想可能是女孩子们认为他当了行长,自己没有亲自给每个人打电话,正准备下次再约,却发现打扮性感的李琳梓来了,他不好推辞只好坐下来。学习结束了,余韵一看时间已晚,急忙赶到换衣间取出电话向高行长回短信。高老太太要急着见“女儿”子慧,余韵让郑好去向高行长道歉,自己和子慧去医院。李琳梓远远看到郑好进门,故意做出和高行长亲热的样子,郑好看见生气的离开了。


5.jpg

 其实,在培训中心学习时,郑好也一直在心里暗恋高超凡,曾经一度她把余韵当成她的情敌,当她回家向父母试探时,父母因为他们年龄差距坚决不同意,高超凡的到来,使她原本冷缺的心再一次燃烧起来,这一点早被李琳梓从一次行长与市长的聚会中了解清楚,所以,李琳梓就把郑好当成第一个对手。当郑好向余韵和子慧讲了她看到的情景,余韵很气愤,觉得高超凡故意以请她们吃饭为由,向他们炫耀有人追求他,想让他们当“电灯泡”,正当她们要离开时,发现已经有人替她们买单了。钱广进高兴的过来,说他已经了解清楚情况,要贷款注册文化公司了,他保证一定会东山再起,做一个有良心的好企业家。高老太太在余韵和子慧的照顾下,很快就要出院了,主治医生夏天及时向余韵表达他爱慕之情,余韵说她们两人不合适,可夏天说只要她没有结婚,就要追她到最后一天。虽然听到高超凡和李琳梓的传说,但余韵还是不相信。

天下起了大雪,余韵拿着一件羊毛衫来到行长室,他敲门没有人就放在桌子上。李琳梓在对面办公室听见脚步声远去,她悄悄进来,用一条毛裤将羊毛衫换掉。ATM室保安将一位拾荒老人赶了出去,保安刚一离开,拾荒老人又溜进来,正巧高行长看见,将保安狠狠的批评一顿。保安追出找拾荒老人,余韵碰见了,她拿出钱让拾荒老人买件棉衣,告诉他在银行里面别人会觉得不安全,拾荒老人答应她不再进去了。余韵陪高行长来到营业室,到了门口,高超凡给余韵拍打身上的雪花。这时,高老太太蹒跚着进来,她这一次竟然非常正常,余韵扶着她来到子慧的窗口柜台前,老太太给子慧送来鸡汤和亲手织的手套,子慧感动得流出眼泪,虽然室内很暖和,但子慧还是戴上手套。钱广进兴奋地跑过来,他感谢高行长和子慧帮他解决了资金问题,看见高老太太称子慧为女儿,他也对子慧非常喜欢,他坚持开车送老太太回家。

营业室,一位帅气的小伙子捧着鲜花在郑好柜台前办业务,他故意将存取钱分开几种,一项一项半天办不完,郑好面带笑容耐心的接待着,后面的客户很有意见,余韵过来引导客户到其他柜台。一位小伙子低着头进来,说她要全部取完卡上的钱,余韵看她后面不远跟着一个帽子压得很低的男子,她立即警觉起来,小伙子在填单时偷偷地写到“我被传销挟持”,余韵按照平时的演练,快速的向保安传递信息,在大家共同配合下快速制服了反罪分子,解救了误入传销组织的大学生。

高超凡终于和她的三个学生有机会聚在一起了,他们师生又仿佛回到了几个月以前,歌厅里大家都喝得醉意朦胧。高超凡和余韵共同唱了一首歌,郑好不服气非要高和自己也唱一首。高超凡给余韵、子慧各敬一杯酒,夸赞她们很快适应工作,郑好要另外再敬高,余韵担心高超凡喝得太多影响明天开会,要替高喝,郑好将酒杯重重地放在桌上。他们几人摇摇晃晃地走出歌厅,一辆汽车迎面向余韵冲过来,高超凡眼急手快,一把抱住余韵滚倒一边,这一切被坐在对面车里的李琳梓看得一清二楚,她生气地将车开走了。上班前,余韵提前到岗换好工装,他检查了所有的准备工作,打开计算机电源,将东西摆好位置。晨会上,营业室拓主任宣读了分行对余韵的表彰通报。子慧舅妈拿着存单来取钱,可钱已被子慧舅舅挂失后取走,她拿出离婚证说子慧偏向舅舅,她要到法院告银行。

钱广进的文化公司如期开张了,郑副市长、高超凡、李琳梓和余韵她们全都来了。余韵意外的碰到了夏天,原来夏天和钱广进也认识。领导讲话结束后,举行隆重的皇帝登基仪式----这是文化公司在旅游点开设的一个重要项目,以后每天将举行一次,钱广进扮演的皇帝在一群皇宫后妃和大臣的簇拥下,规模宏大的登基了,钱广进最后宣布请领导和嘉宾们就餐。高超凡在郑副市长面前赞扬郑好如何能干,郑好不好意思的在父亲面前撒娇,钱广进走到子慧跟前,故意以皇帝的语气道谢,引得大家大笑。李琳梓借人不注意,趁机挽起高超凡,却被郑好看见,郑好向父亲招呼一声,生气的提前离开了。

营业室里,余韵在大厅彬彬有理的引导着客户,在另一边郑好的柜台上,一位男子大骂着和郑好吵了起来,男子气得将包砸在玻璃上,余韵忙过来向男子道歉,柜台里,郑好被气得大哭。原来男子辛苦卖水果挣的钱,有几张是假币,按规定应该收回,但男子坚持自己的钱要拿回去,郑好给解释他不听反而还大骂,郑好心情不好就回了几句。余韵反复解释,男子难过的说,自己也知道道理,但孩子有病要住院,少了这几百元就不够交押金了,余韵二话没说,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钱让先安排孩子去住院。

行里召开员工会议,高超凡严肃地批评郑好,无论我们多么有理,客户永远是上帝,郑好本来想承认错误,但想到上次李琳梓与高超凡亲热的情景,态度很强硬,当着大家的面坚决不认错。高超凡感到很无颜面,郑好是自己的学生,又是市长的千金,没有办法只好让她先停职反省,暂时挂在办公室。余韵知道李琳梓对行长说话很起作用,她亲自去找李琳梓请她出面为郑好说情,不想,却意外发现她送高的羊毛衫在李的办公室,她质问李琳梓,李琳梓说是高行长送她的。余韵气愤的去找高超凡,高超凡说不知道,余韵认为高在说慌,一点也不尊重自己的感情。余韵来到ATM机门外,给拾荒老人送去肯德基,说自己要外出休几天假,不能给他送饭吃,拾荒老人流出了眼泪。老行长孙甲子找高超凡谈话,提醒他一辈子不要犯感情方面的错误,那会伤及许多无辜的人。高超凡约李琳梓吃饭,希望她能够理智一点,不要再做伤害别人的事情,李琳梓蛮横地坚持自己选的男人,任何人都别有歪想,因为她爱高超凡,所以不会给其他人提供机会,高超凡愤然离去。

夏天来找余韵,他正好有几天假,希望能一起外出,余韵答应了,他们一起爬山,一起骑马,夏天陶醉在幸福中,他觉得有这几天对他一生来说已足够了,即使将来他们不能永远在一起。高超凡感到对不起余韵,当年在培训中心,余韵表面上和大家一样,嫌他管理太严格,有时搞一些恶做剧,可他们一直互相爱慕,余韵处处在生活上关心他,他越想越觉得不对,他不知道余韵去了那里,只能每天发短信问侯。子慧暂时接管大堂经理,高老太太在保管箱看她的东西,再一次发病,竟然连子慧也认不出来了,她又一次大闹起来,120急救赶来,认为这次很难恢复,只有送精神病院了,子慧很伤心。李琳梓决定先让郑好对高超凡死心,想借机好好整她一下,本该快运公司送来的大捆资料,她故意让郑好去搬,而且不让其他人帮忙。郑好因低血糖昏倒,头磕在车角上,被紧急送往医院,急需手术,郑副市长赶到医院,医院决定请最好的脑神经科医生夏天回来做手术。

郑好的手术很成功,每天病房外都送来一束鲜花,市长夫人让秘书守侯,发现送花人是经常去柜台的那位小伙子,他叫王致远。夏天医生也被他的做法所感动,他和余韵商量帮助王致远追求郑好。子慧舅妈告银行的法院判决下来,存款代理人可以帮存款人挂失,但挂失后不能取走存款人在银行存款,银行彻底败诉,相关人员受到处分,子慧被罚了款并给了处分。子慧心情沉重的来到精神病院,看到高老太太孤独的样子,心里很难受,她求钱广进能否在银行附近帮她租房子,她要接老人一起住好照顾她,钱广进很爽快的答应了。

在银行门口,余韵发现拾荒老人满脸是伤,一条腿也拐了,老人哭诉一直盼她能快点回来,余韵安慰他要领他去医院。拾荒老人希望他能进大厅里办一次业务后再去医院,余韵告诉他银行是老百姓的,任何人都可以进去。在营业厅里,拾荒老人里三层外三层的脱掉衣服,在胸口的地方绑着一踏一踏的钱。他告诉余韵自己十三年前离开了甘肃老家,一个人乞讨过来,十三年来共集存了两万多元钱,等以后养老,几天前的晚上被一伙人殴打,他拼命保住了钱,但现在想存银行却没有身份证,就等余韵回来钱存银行就安心了。没有身份证银行制度规定就无法存钱,余韵面对违规办业务可能的处分,她用自己的身分证,让同事们共同担保,高超凡也亲自签名,办了一笔违规的特殊业务。子慧和钱广进到精神病院接高老太太,但是已经晚了,高老太太在前一天晚上突然离世,子慧非常难过,李琳梓不知什么时候赶到,她安慰着子慧。

在中层会上,李琳梓被任命为副行长,上级行同时对营业部下达了明确的任务指标,高超凡感到压力很大,自他到任后,一直在熟悉了解情况中,现在他要冲锋了。他决定首先进行资源整合,每个客户经理都下达了任务,每个人的工作效益与费用挂钩,余韵和子慧被聘为客户经理,郑好则留在理财中心当理财顾问。李琳梓带余韵去添顺公司,他故意让余韵穿上艳丽的便服,添顺公司陈总是靠收废品起家的,现在开了电器超市,每天收款都在数百万。在酒席间陈总对余韵动手动脚,闹得不欢而散,因此丢掉了这个大户,李琳梓很生气,她要求余韵必须重新拓展新户,按时完成自己的存款任务。面对高超凡的关心,余韵没有告诉他这件事情经过,她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给大家看。

然而客户经理工作靠的就是关系,余韵跑了许多单位但一点效果也没有,午饭时候,郑好和她坐在一起,两人好久没见面了,郑好向她讲自己恋爱了,那个叫王致远的对她怎么怎么好,可余韵一句也听不进去,她想到郑好的父亲是市长,在她的提醒下,郑好透露了市红会医院准备搬往郊区的信息,她高兴的饭也不吃了。想到她大学同学刘媛媛的父亲在红会医院当医生,她千方百计找到刘媛媛家的地址,可是人家已经搬走了,通过房子租户打听她又买了一些礼品,终于找到同学父亲了,同学父亲帮她约医院院长吃饭,可等到最后院长说有事另约时间。同学父亲开车送她回家,楼下碰上高超凡,看见一个男人送她回来,高超凡故意说讽凉话。半夜,余韵意外收到了夏天的电话,夏天告诉她红会医院院长是他妈妈,医院在城里的老地方位置好,正想抵押做贷款,但她给儿子的条件是必须将未来的儿媳妇确定下来。

子慧面对巨大的存款任务,她首先想到的是钱广进,见子慧上门求自己,钱广进二话没说,主动联系几个老板在银行开户,二千万的存款任务几天就完成了李琳梓对子慧的能力很赏识,月末考核子慧拿到了高于工资几倍的奖金,这是她工作以来最大一笔收入,她从头到脚的打扮一番。为了感激钱广进,她请钱吃饭,专门邀请余韵和郑好做陪。席间,钱广进俨然文化人的行头,脸上多了一幅黑框眼镜,满嘴不离“文化”,郑好问余韵红会医院贷款的事,引起子慧的注意。分手以后,子慧缠着钱广进,一定要帮她介绍人,联系到红会医院的上层人物,钱广进觉得这样对不起余韵,可子慧说营销就是竞争,钱广进没有办法,只好输通关系,托人替她约到卫生局局长刘世清。

夏天安排余韵与母亲见面,李院长对余韵很满意,余韵几次表达和夏天只是朋友关系,可夏母说朋友关系也可以发展吗,医院贷款的事情她一口答应下来。余韵回到行里,想立即将消息告诉高超凡,高超凡去外地开会,她对李副行长做了汇报。李琳梓一语双关地提醒她,以她的经验没有吃到口的鸭子,还不一定是谁的。钱广进帮子慧与刘局长认识后,子慧私下单独约刘局长吃饭,席间刘局长借酒向子慧哭诉,说虽然他事业有成,但夫妻性格不合,已经实在过不下去了。子慧同情刘局长的处境,天晚了她只好扶局长去宾馆开房,她心里纳闷刘局长的酒量也太差了。到了房间,刘局长趁着酒劲将她压倒床上吻起来,说一见面就喜欢上她,其实,刘局长根本就没有喝醉。刘局长穿好衣服,他一边向子慧道歉一边说,只要听他的话,他一定会帮忙的,一个亿的贷款,奖励费和绩效工资巨大的回报,让子慧忘记了愤恨,她需要钱,需要钱买车买衣服。

夏天打来电话,说有急事见余韵,当余韵知道红会医院的事情不行了,她误会夏天因为自己不和她相恋才采取这样的手段。她找到高超凡本想得到安慰,可高超凡满脑子是工作,说她上个月是所有客户经理唯一没有完成任务的,行里要公布任务完成进度,她这月只能拿到基本工资。她跑去找郑好,郑好说她早就看高超凡不尽人情,这样的男人不值得去爱,她们谈话中,郑好不时收到王致远短信,根本没有听余韵在说什么。在秦王宫旅游遗址,一场皇帝登基的表演正在进行,钱广进端坐在皇位上,他预感到什么,身边的宫女递茶上来,他丝毫没有感觉,太监一个劲的请陛下用茶,他还是没有反映,引起观众轰笑,下面的果皮、矿泉水瓶都扔上来,台上的人赶快退下。钱广进打电话给子慧,子慧说在开会,话没说完就挂了,他又打电话给余韵,余韵说银行客户经理不坐班你是知道的呀,子慧早上来行里打个到就去客户那里了。他知道子慧在骗她,只好开车四处寻找,突然,他看见边上一辆车里子慧坐在副驾位置头靠在一个人肩上,这个人正是刘世清。

下午,在行里楼道余韵碰到了子慧,她的着装更加时尚,余韵问子慧为什么抢她营销的客户,子慧反问“适者生存”你不懂吗?能拿到较多的绩效是我们每个人的愿望。李琳梓正好过来为子慧的话鼓掌,她说我们行就缺少像子慧这样积极进取的好员工。子慧来到办公室,发现钱广进在等她,钱广进问她是否和刘局长在一起,她说自己愿意和谁在一起他管不着,她还挖苦钱广进是打肿脸充胖子,自己托人送钱约她见面还说他们是老朋友,钱广进感觉伤了面子,气极的他给了子慧一记耳光,李琳梓让保安扭住了钱广进,要送派出所。余韵进来安慰子慧,李琳梓得理不饶人,子慧说这一巴掌还清了她欠钱广进的一切,今后她也不需要钱广进介绍的那一点业务了,她有更大的客户。

余韵知道自己误解了夏天母子,特意带着礼物上门道歉,李院长感觉事情没有办成,还让余韵对她有看法,为了弥补感情,她给夏天的姑夫煤业集团董事长李子木打了招呼,希望有机会能帮她一下,余韵很是感激。在客户经理业绩排名表上,余韵排在最后几位,李琳梓说她代表高行长找她谈话,她没有多说工作,却讲了她和高行长工作配合多么默契,相处多么融洽。余韵约高超凡来到湖边,她觉得高超凡心里只有工作,高超凡向她认错,说今后要多关心员工,余韵哭笑不得。为了让余韵结识更多的领导和企业老总,高超凡给她在党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学习班报了名,余韵觉得高超凡内心还是很细致的,他们走到街道边,被下班开车路过的夏天正好看见。

为了尽快完成任务,余韵找到了煤业集团董事长李子木,李子木答应可以帮忙,但需要和高行长见一面,在煤业集团门口,余韵碰到李琳梓正往进走,李紧张地说她来看望一个老同学。余韵不敢耽搁,她在门外就给高超凡打电话,希望晚上能有时间和李董事长见面,可高超凡说,全市财政代理要重新招标,他已经约了郑副市长,只好改天再说。钱广进的文化传播公司被评为文化大发展十大优秀企业之一,余韵了解到随着国家长假时间的增加,钱广进的几个旅游景点非常红火,挂牌这天,她又和夏天相遇,在夏天的帮助下钱广进答应将每天的营业收入从别的银行转过来。余韵问夏天,为什么钱广进这么听他的话,夏天说出了一个秘密,原来钱广进患癌症已经半年多了,他前几年靠房地产发了财,当得知他活不了多久时,他的爱人和司机卷走了他所有的财产,只留下他开发时剩的几套空房,夏天医生和他是多年的好朋友,平时经常过来关心,一但有不适就会立即送他去医院救治。

高超凡第二天一大早就带着余韵去找李子木,李子木说自己的儿子大学即将毕业,希望能安排到银行里工作,高超凡说需要参加统一报名考试,但应该问题不大。高超凡回来就立即向上级汇报了情况,几天后,李子木的儿子经过考试顺利进入银行,李子木也没有食言,他一次向银行转了八千万存款,并提出下来还要做5个亿的信托,余韵的营销业绩往前进了好几位。然而,令高超凡和余韵没有想到的是,煤业集团一次到账的款中,同时向某股份制银行转了一亿二千万,他们问李子木,李说是上面领导的意思,各方面都需要照顾到,自己也没有办法。李子木说的某股份制银行是刚进入本市的新金融机构,近来公开在各大银行挖人,行里许多人已经心动了。能和煤业集团这样的国有大单位合作,已经不容易了,虽然存款少一点但总是拓展了一个大户,高超凡和余韵只有等以后再说。

在高超凡多方活动下,全市干部的代发工资三分之一落户到行里,这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基本账户拿下来,意味着从源头上抓住了存款,总行专门发来了贺电,这不仅是对营业部工作的肯定,更是对高超凡的肯定,为了保住这一胜利成果,行里领导商量决定调郑副市长的女儿郑好到公司部,享受副处级客户经理待遇,负责专管和维护市财政户。余韵、郑好和子慧好长时间没有相聚了,他们不约而同的拿起了电话。酒吧门口,余韵走下公共汽车,他在门口张望着,服务生过来问她找谁,这时,门口从不同的方向来了辆豪华轿车,穿着时尚的子慧下车,服务生热情的上去开门、代驾停车,子慧和郑好向余韵打招呼。她们三人共同庆贺又重新在一个部门了,从培训中心学习、营业室柜员到现在的公司部,是共同的缘份。郑好说,她要结婚了,子慧说,她已经等于结婚了,余韵吃惊的看着她们。酒吧一角,李琳梓和李子木在一起交谈着,看见余韵他们也在这里,李琳梓说有急事,急忙低着头离开了。

在一幢高档别墅里,子慧高兴的回来,刘世清将一串钥匙递给她,说这套房就是她的了,子慧激动地抱住他。他告诉子慧,说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原来,刘世清与人合伙在S市搞房地产开发,上次为红会医院贷款一个亿,他以改建项目领导小组长的身份与经办人串通,挪用了两千万元,本来合伙人说S市银行贷款下来就归还,谁知国家出台房地产信贷政策收紧,银行贷款没下来,欠的两千万还不上来,造成医院建设停产,他对子慧说希望追加两千万贷款,等S市房子近期卖掉就补还。子慧知道挪用贷款是自己的失职,但要实现他们一起出国梦,只有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了。第二天,子慧找到高超凡说给红会医院追加两千万贷款,高超凡觉得奇怪,子慧解释预算偏紧,材料上涨造成的,高超凡让她尽快提供转账凭证和银行流水,子慧傻眼了。没有别的办法,子慧偶然想起了钱广进,他和刘局长一起去找钱广进,向钱广进道歉,说都是自己不对。子慧求钱广进原谅自己,说自己的存款任务差两千万,只需要存两个月时间,希望钱广进能帮她。钱广进正筹备成立一家影视公司拍一部电视剧,刚好有两千万,离明年开机拍摄还有几个月时间,他让子慧帮他去开个户,他明天就把钱打过去。子慧他们一离开,马上就去地摊刻了一套假章,顺利的开了户。

总行纪委来人了,他们收到一封群众举报信,说营业部有人以本行名义揽的存款又卖给某股份制银行,这个人就是副行长李琳梓。当高超凡接到总行纪委同志,回到办公室时,看到桌上李琳梓的辞职信,李琳梓在信中对高超凡仍然满含感情,但她知道自己不配,因为自己做了许多见不得人的事情,她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她确实很需要钱,但这一次反的错误太大,今后再也没脸面对大家,只有选择辞职。纪委同志离开后,市孤儿院的领导来到行里,他们告诉大家李琳梓副行长收留了两个患有白血病的孤儿,为了给孩子治病,她把自己所有工资都化尽了,十多年一直坚持,从不放弃,她的前男朋友当年正是因为这件事而分手,为了治好孩子的病,她再也没找男朋友,大家被李琳梓的事迹深深感动。

李琳梓的事情让高超凡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想找人诉说,给余韵打了电话,余韵说党校组织她们到山里体验新农村建设。高超凡放下电话,他要告诉余韵其实很爱她,从培训中心的时候开始。他不顾天黑路远,连夜开车赶往山里,他要给她一个惊喜。半路上,他接到行办公室主任打来电话,让他马上回行里有急事,就在他调头准备回去的时候,余韵被同学用车送过来,他们正好相遇,余韵坐上他的车。他们沉默地坐着,突然,紧紧地抱在一起。

余韵约夏天出来,告诉夏天她的男朋友就是高超凡,夏天说他早就知道了,余韵希望与夏天成为好朋友。夏天接到医院电话说钱广进病危,他和余韵急忙往医院赶,钱广进生命垂危,往日的幽默、风趣依然挂在脸上,他谢谢夏天对他一直以来的关照,他用皇帝的语气对余韵说,自己原来准备拍电视剧的两千万,他决定不再拍了,希望帮他把钱取出来,为李琳梓收留的孩子治病,剩下的捐给其他更多的孩子。

子慧用假公章套取存款的事情败露了,被公安机关立案。在钱广进墓前,子慧回忆起他们以前相处的情景,伤心的流下眼泪,不远处,几名威严的警察向她走过来……



编辑:张瑞琪

上一篇:诗歌|真理光芒·致马克思
下一篇:没有了
 
 
文化艺术报客户端下载
 
视频
 
特别推荐
 
图片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我要投稿| 联系我们| 招聘启事| 陕西不良信息举报|
主管主办:陕西人民出版社 版权所有:文化艺术报 联系:whysbbjb@126.com
电话:029-89370002 法律顾问:陕西许小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徐晓云 刘昕雨
地址:西安市曲江新区登高路1388号陕西新华出版传媒大厦A座7层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1015号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
文化艺术网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029-8937000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90004
陕ICP备16011134号
Copyright 2012-2019 文化艺术网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