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61120190004
 
非遗文化 龙首文苑 国画周刊 书法艺术 文博收藏 文旅美食 新教育 悦读空间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陕西头条 >

演唱会泡汤,我的70万元赞助酒去哪儿了?

来源:文化艺术网-文化艺术报 作者:魏韬 李济朴 时间:2020-04-01
导读: 演唱会一直未举办,赞助商赞助的价值70万元白酒却不知所踪。



  演唱会一直未举办,赞助商赞助的价值70万元白酒却不知所踪。演唱会宣传材料盖有渭南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的印章,后面的“批复”却涉嫌伪造公文、印章。对于渭南行大运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豆志腾来说,这场没有结果的演唱会,成了他一年多来挥之不去的梦魇。 
  高规格演唱会商家赞助70万元白酒 
  2019年1月份,为给自己所代理的“汉上·至尊原浆”白酒做广告宣传,豆志腾与渭南市“花开东方”大型演唱会组委会签订《赞助协议书》。协议约定:豆志腾的渭南行大运商贸有限公司向“花开东方”演唱会提供价值70万元的白酒(1018瓶),该演唱会组委会将会给豆志腾提供2500张演唱会门票,同时在演唱会上对该白酒进行广告宣传。协议的甲方乙方分别是,豆志腾所在的渭南行大运商贸有限公司与王亚锋所在的渭南市花开东方大型演唱会组委会。签完协议的第二天,豆志腾将这批白酒交给对方。 
  事实上,之所以愿意为这次演唱会提供巨额赞助,在豆志腾看来,完全是由于这次演唱会的官方背景。在与此次演唱会组委会执行主任王亚锋的前期对接中,王亚锋提供的《“花开东方”大型文艺演唱会策划方案》中,明确写着主管单位是渭南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承办单位是渭南市艺术家联合会、渭南月亮宫舞蹈艺术团、渭南市演艺有限责任公司。这份策划方案的文末,盖有三家单位的公章:渭南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渭南市艺术家联合会、渭南市演艺有限责任公司。让豆志腾更加深信不疑的,是由该演唱会组委会执行主任王亚锋出示的一份《渭南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文件》(渭文广发【2018】283号)“关于举办渭南市‘花开东方’大型文艺演唱会的批复”:“经审查,符合国家关于文艺活动的相关规定,现批准举办此次文化活动。”文末,同时盖有渭南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公章。 
  这场当时在渭南人尽皆知的“演唱会”演出阵容堪称豪华,其招商赞助合作办法中宣称:“为广大企业和商家办好这次文艺活动,也为渭南市广大观众呈现一台档次高、阵容强、规模大的文艺晚会”,邀请有乌兰图雅、王二妮、杭天琪、朱晓琳、屠洪刚等明星。豆志腾对当时的场景记忆犹新:“当时这场演唱会前期的宣传活动,在渭南搞得声势浩大,新闻发布会规格也很高,街头广告、电视新闻还有网上,都可以看到渭南要举办演唱会的消息。” 
  在网上查阅“花开东方”大型文艺演唱会,目前依然可以看到不少相关消息。在相关媒体的报道中称,“花开东方”大型演唱会将于2019年3月20日在渭南市体育中心举行,“来自央媒、省、市三十多家媒体记者和二百多名渭南各级领导、优秀企业家见证签约仪式。”“花开东方组委会分别与陕西杜康酒业集团、渭南奔驰4S店等企业参与活动进行签约。”特别是陕西省重点新闻网站“华山网”上,“渭南市第二届模特大赛启动暨花开东方大型演唱会门票开售”“花开东方明星演唱会3月20日唱响渭南”“相约渭南花开东方大型文艺演唱会将在我市举办”等新闻信息依然可以检索到。 
  演唱会未能举办赞助的白酒打了水漂? 
  火热的宣传造势中,时间一天天临近演唱会举办的日子。豆志腾才发现,期待中的演唱会突然没了动静。“我们去演唱会举办场馆查看,没有看到搭建舞台的场景。向场馆方面一打听才知道,那段时间压根就没有举办演唱会的安排。”策划中的这场演唱会,举办时间从2018年12月18日延期至2019年2月14日、3月20日、5月25日,甚至许诺7月8日免费提供另一场演唱会,最终却遥遥无期,没了下文。此时,豆志腾联系演唱会组委会执行主任王亚锋希望索要自己赞助的70万元白酒,得到的答复是:酒已经没了,一部分卖了,一部分给领导送礼了。随后,双方就赔偿事宜未能达成一致,事态陷入僵局。 
  一场没有承办场地合同协议的演唱会,相关单位为何在批复之前未做审查?未取得活动场地的情况下,谁允许演唱会组委会公然在渭南宏帆广场及猫眼网销售门票?演唱会未能举办,作为主管单位的渭南市文广局为什么没有做出相关解释或者发布公告说明? 
  豆志腾多方奔走,先后向渭南市市长热线、渭南市信访局、渭南市文广局等单位反映情况。最终,在渭南市信访局的督促下,渭南市文广局于2019年5月9日就此事做出回应,在答复意见中称:“我局从未组织参与花开东方大型文艺演唱会”“针对花开东方大型文艺演唱会组委会涉嫌伪造我局公文、印章事项,我局已向环北路派出所报案”。 
  这样的答复,在豆志腾看来显然不能满意。让他不解的是,既然渭南市文广局称,演唱会组委会涉嫌伪造公文、印章,为啥承认此前由王亚锋提供的《“花开东方”大型文艺演唱会策划方案》中的印章真实性,却不承认“渭文广发【2018】283号批复”《渭南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文件》?2019年11月份,豆志腾一纸诉状将渭南市文化和旅游局(原渭南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渭南市艺术家联合会、渭南临渭区月亮宫舞蹈形体特培中心三家单位告上法庭。然而,由于“花开东方大型文艺演唱会组委会”涉嫌伪造公文、印章一案仍在侦查过程中,渭南市临渭区人民法院认为:“原告所诉纠纷已经被刑事立案,有刑事犯罪嫌疑,不符合民事纠纷立案条件。”就此,事态再次陷入僵局。 
  渭南市文化和旅游局:拒绝接受采访 
  为弄清事情真相,记者电话联系演唱会组委会执行主任王亚锋,显示拨打电话为空号。2020年3月26日下午,记者来到演唱会承办单位之一的渭南市月亮宫舞蹈形体特培总部,一位负责人称,他们最早知道“花开东方大型演唱会”,是因为当初有渭南市文广局工作人员拿着“红头文件”(关于举办花开东方演唱会)来邀请进行舞蹈演出,他们表示同意参与。一段时间后,他们从渭南市文广局得知活动出现了某些问题,主办方从市文广局变成了渭南市艺术家联合会,于是他们退出。之后,演唱会组委会执行主任王亚锋曾联系过他们并提出赞助收费并提供广告位事宜。随后,月亮宫将该演唱会组委会在后续宣传中仍将月亮宫列为协办单位一事反映给渭南市文广局,直至渭南市文广局报警处理此事。 
  为何这场演唱会主办方从渭南市文广局变更为渭南市艺术家联合会?记者来到该联合会的登记地址“渭南市临渭区东风大街东段区政府东侧3楼”,然而,并未找到这一单位。在红盾网上,记者查询到渭南市艺术家联合会注册于1996年,注册资本为3万元人民币,法人是武县文,属于社会团体,目前登记状态显示“正常”。 
  那么,《“花开东方”大型文艺演唱会策划方案》和“渭文广发【2018】283号批复”《渭南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文件》中的印章,到底哪一个是真的?带着这一疑问,记者来到渭南市文化和旅游局进行采访,在该单位门口,被保安阻拦。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一位名为史波的工作人员,其明确表示:“拒绝接受采访。” 
  这场演唱会为何未能举办?演唱会究竟是因故胎死腹中还是一场骗局?赞助的70万元白酒到底去哪了?就此,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编辑:庞阿倩

 
 
文化艺术报客户端下载
 
视频
 
特别推荐
 
图片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我要投稿| 联系我们| 招聘启事| 陕西不良信息举报|
主管主办:陕西人民出版社 版权所有:文化艺术报 联系:whysbbjb@126.com
电话:029-89370002 法律顾问:陕西许小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徐晓云 刘昕雨
地址:西安未央路169号银池品智天下B座2单元9层 陕ICP备1601113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90004
Copyright 2012-2019 文化艺术网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