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61120190004
 
非遗文化 龙首文苑 国画周刊 书法艺术 文博收藏 文旅美食 新教育 悦读空间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史 >

2200余枚玉衣片!西安发现霸陵陪葬墓,他到底是谁?

来源:文化艺术网-文化艺术报 作者:梁飞燕 时间:2020-07-21

文化艺术网-文化艺术报讯 (全媒体记者  梁飞燕) 据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最新消息,20183月至20195月,考古工作者在灞桥区狄寨街道栗家村西发掘一处西汉早期墓群,共发掘古墓葬27座,沟2条,出土器物529件(组)。

其中,编号M1-M4四座大墓的墓葬形制较大,等级高,应当属于西汉第三位皇帝汉文帝刘恒的霸陵陪葬墓。

值得注意的是,M1椁室内出土2200余枚玉衣片,是已知汉长安城周边出土玉衣片最多的一座西汉墓,从墓葬形制、陪葬品丰俭程度,以及出土“家丞”字样封泥等,表明墓主身份应不低于列侯级。

 


外藏四套车马器件

 

墓葬一定意义上,可谓是死者生前所处家族与社会情境的缩影。作为历史上非常重要的朝代,西汉在丧葬制度方面有严格的规定,等级分明。

此次考古发掘的重头发现是M1大墓,该墓葬是由墓道、外藏椁、耳室、墓室构成的东西向“甲”字形斜坡墓道土圹墓,全长54米。墓道平面为梯形,东窄西宽,口长34.4米、宽2.5~16.5、底宽2.0~3.5、坡长40米。墓道距墓室向东4.0米处有南北对应土洞耳室两个,顶皆已塌,耳室内未出土任何随葬品。墓室距现地表深15.5米。四壁内收,从上往下整齐规律地分布着8层“之”字形台阶。葬具仅可见木椁,为多椁箱结构,由东侧箱、南北边箱及棺箱组成,木椁上下及四周填满积碳。因盗扰原因,葬式不明。

在M1的外藏椁内有四套相对较为完整的车马器件组合。车马陪葬是西汉诸侯王陵墓外藏系统的重要内容之一,西汉用车马陪葬始于文景时期。“同时放置四套车马,从这个数量上看,该墓葬的级别不会低于列侯。从外形和结构看,这四套马车与汉阳陵陪葬坑里发现的马车大小和类型相似。”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专家朱连华说。

 


出土“家丞”字样封泥

 

此次,M1还出土器物190余件(组)。其中,封泥有两种,一种为“庐江邸印”,一种为“口郤家丞”。因西汉还未出现墓志,这两种封泥能否为墓主人身份的确定提供依据呢?

“汉代有赗赙的传统,为助办丧事以财务相赠。古人用印有自己名字的封泥把赠送的东西封起来送到主家,相当于现在的“随份子”,而‘庐江邸印’应该就是这样一种属性。”朱连华介绍到。

汉初大封功臣,受封列侯者一百四十三。列侯封地称国。侯国大者数万户、小者五百户。侯国置国相如县令,受命于所在郡守。列侯自置家丞、庶子、门大夫、洗马、行人等官治府事。

“‘家丞’主管家事。‘口郤家丞’字样的封泥应是当年‘家丞’将随葬品点数后封箱用的。虽然不能表明墓主人身份,但足以证明墓主的级别。”

 


2200枚玉衣片足以做一套完整玉衣

 

作为M1最重要的发现,也是奠定墓主身份和社会地位的重大发现就是该墓葬出土的2200余枚玉衣片。

“辰极閟轩辉,天人覆玉衣。”汉人继承并发展了儒家“贵玉”的思想,玉被赋予多重美德甚至神圣化了。汉代玉衣便是升仙思想的产物。玉衣是汉代皇室和高级贵族死时使用的敛服,西汉在玉衣使用方面有着严格的规定。

此次在M1椁室内出土玉衣片2200余枚,是已知汉长安城周边出土玉衣片最多的一座西汉墓。“近年来的考古发现中,出土了玉衣片的墓葬也较多,咸阳杨家湾大墓(汉高祖长陵陪葬墓)出土了200多枚银缕玉衣片;2008年张家堡汉墓,出土了少量盾型玉衣片。而此次发掘的2200枚玉衣片,体量巨大,可以制作一套完整的玉衣。未来,玉衣的复原将为汉代玉衣制度研究提供重要参考。”

除此之外,M1中还发现舞女俑、伎乐俑、男女侍俑、编钟、编磬。而据历史记载:西汉初年,承暴秦焚书之弊,礼乐荒废,而乐制尤甚。“该墓出土完整的陶质伎乐俑、编钟、编磬组合等,为我们对西汉时期祭享乐队的构成等方面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朱连华表示。

 


M1、M2应为侯、后异穴合葬


此次考古发现中,在M1紧临处,考古工作者发掘了M2墓葬。“根据西汉侯后异穴合葬的习俗,从位置判断,两个墓主应是夫妻关系。”M2由墓道、甬道、耳室和墓室四部分构成的东西向“甲”字形斜坡墓道土圹墓,葬具可见木椁,由东边箱、南北边箱和棺箱组成。因盗扰,葬式不明。出土器物60余件(组),器类主要有彩绘陶鼎、盒、壶、陶方仓、铜壶、盆、弩机、琴轸、半两铜钱、车马器、模型兵器、铁剑、骨马镳等。

在M1、M2的南侧与西侧发现不连贯的夯土痕迹,由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土地修整对原始地貌破坏较大,这些迹象是否为M1、M2墓园的垣墙,还有待考古工作者进一步勘探调查证实。

 


陪葬霸陵,他究竟是谁?

 

除M1、M2外,M3是由墓道、甬道和墓室三部分构成的东西向“甲”字形斜坡墓道土圹墓,出土器物40余件(组)。M4是由斜坡墓道、过洞、天井、甬道、土圹墓室五部分构成的“L”形斜坡墓道竖穴土圹墓,出土器物80余件(组)。据介绍,此次发掘的西安栗家村汉墓M1-M4规模大、等级高,根据墓葬的位置、规模和时代判断,应当属于霸陵陪葬墓。这几座墓葬的发掘,对了解霸陵陵区的构成以及陪葬墓的葬制具有重要意义。

汉文帝霸陵地势高亢,不够开阔。受地势限制,霸陵陪葬墓数量较少,分布在白鹿原西侧缓坡地带。在古代,陪葬是一种政治待遇,一般是在帝王陵墓近旁的墓葬。据史料记载,葬于霸陵附近的有孝武陈皇后、馆陶公主刘嫖、刘嫖面首(即男宠)董偃、更始帝刘玄等。而文帝外孙女,也就是汉武帝废后陈氏则葬在距霸陵约40公里的地方,超陪葬墓距离范围。那么此次发掘的四座陪葬墓的墓主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惹人猜测!

     

(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供图)


编辑:庞阿倩

 
 
文化艺术报客户端下载
 
视频
 
特别推荐
 
图片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我要投稿| 联系我们| 招聘启事| 陕西不良信息举报|
主管主办:陕西人民出版社 版权所有:文化艺术报 联系:whysbbjb@126.com
电话:029-89370002 法律顾问:陕西许小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徐晓云 刘昕雨
地址:西安市曲江新区登高路1388号陕西新华出版传媒大厦A座7层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1015号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2
文化艺术网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029-8937000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90004
陕ICP备16011134号
Copyright 2012-2019 文化艺术网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